关于我们‎ > ‎

手记乞丐墓的传奇

【来源:海南新闻网-海南日报 】 - 2010
 
听说在博鳌镇有一座乞丐墓,每年清明节都有来自新、马、泰和全岛各地成千人到墓前焚香烧纸吊祭,心里感到好惊奇:这个乞丐何许人也?一个乞丐,何以受到人们如此敬重的吊祭?于是,一天早上我驱车去看那个墓,随后又在博鳌、福田等地对有关乞丐墓的事进行了调查,我终于释然。
 
  这座乞丐墓位于博鳌墟西北三公里的古流坡,又名多乳坡。走进古流坡,只见坡上野草疯长,坡体前低后高,呈倾斜状,坡地约数十亩,前后左右有槟榔、椰树、翠竹等丛林环抱。乞丐墓在坡之顶端的开阔地里。墓体圆锥形,巍然耸立,与一般墓体并无两样。然看了竖立墓前的墓碑,却令我愕然。褐黑色的碑石上,一行依稀可辨的碑文曰:“公懿乃文,字希尧,与兄讳乃圣同登进士第。元至正十年任广东舶司提举使,原籍福建兴化莆田乌石,至正十五年谪居海南,携子跻入住乐邑多乳坡。明洪武二年卒,葬于多乳坡。”看了墓碑上的碑文,实在令我难以置信,葬于墓中者,出身名门望族,一门三进,父亲是个进士,他与兄同是进士郎,他还是个朝廷命官,像这等人物,怎么竟沦为一个乞丐呢?后在深入博鳌、福田一带乡村探访,才听到民间流传着这个进士当乞丐的故事。传说杨乃文携儿乘船渡海在博鳌港登岸。初时寄宿在港口一座庙宇里。一天夜里睡到半夜,梦中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:“乃文,这里不是你居住的地方,你的居住地在多乳坡。”他蓦然惊醒,心想,这是上天作的指点。天一亮,即找人问路觅到多乳坡。一踏进多乳坡,他就感到这里气势非凡。整个坡地充满了灵气。他狂喜至极,感慨道,我在广东任职,曾寻遍名山,也找不到此等宝地。今贬谪来此,竟获此吉地,后当葬此,他决定搭寮居住,在此行乞为生,在此终老入土。他说服了儿子,打发儿子到外地谋生。于是,多乳坡上便出现了一座乞丐寮,多乳坡附近乡村,便出现了一位向村民行乞的乞丐。岁月无情,他行乞经年,生活潦倒困顿,终于在五十三岁那年某天病倒寮中,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有一天一个放牛人撞开了草寮的门,才发现他已死寮中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儿子跻回来探望父亲,见父亲已在寮中归天,便培土加高成个坟墓。从此,多乳坡上便有了这个乞丐墓。

  春秋代序,岁月飞逝。多少年逝去了,这个乞丐墓中人物身份的秘密,一直不为人所知。虽然每年清明节总有人到多乳坡上扫坟,给这个乞丐吊祭,而且随着岁月消逝,清明节来此扫坟的人越来越多。直至清道光十年,乃文的后裔在圹前竖立了刻上乃文生平碑文的墓碑,才揭开了墓中人物身份的秘密:这个乞丐原是个簪缨之身的进士,于是人们也叫它进士墓。
这就是流传在博鳌、福田一带民间关于进士当乞丐的传说。据杨氏族谱记载,乃文公子跻,后迁居乐邑太平都,即今福田茂亭村,生四子:孙、蹄、华、权。经三代、四代、五代……包括东南亚,至今已有人丁三万余人。

  1989年海南杨氏第16次修谱,人口分散海南14个市县225个自然村,人丁一万余人。乃文公后裔,更是英贤辈出。如乃文公派传三房茂公长支第十六世孙杨家冕,清代丙申恩科中进士。冕公四代书香,父子、兄弟、叔侄皆登黄榜,一门三举人,七秀才,科甲联芳。像这等显赫家庭当属罕见。清代会同乡试,杨氏子孙“半榜功名”,一时声震会同。在现代史上,出了个出类拔萃的英才杨善集。杨善集是乃文公派传长房长支第十九世孙。曾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,后又与聂荣臻、叶挺等在苏联红军学校学习,并参加了共产党。回国后任共青团广州地委书记、广东区委书记等职。1926年返琼,筹建成立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。1927年任琼崖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。同年9月,他领导组织琼崖革命武装起义。他成为琼崖党组织和革命武装的主要缔造者。在指挥椰子寨战斗中壮烈牺牲,为琼崖革命事业立下不朽功勋,其英名载入史册。

  于是,这个乞丐墓及其风水,便成为人们议论不休的话题。那些堪舆学者,总是据此而津津乐道。但也有人不以为然,认为风水是缺乏科学的无稽之谈。杨氏后代之发达,跟风水并不存在必然之联系。不管怎么说,人们,特别是杨氏之后裔,对乃文公是怀有虔诚崇敬之情的。做人应该饮水思源。每年清明节,乃文公后裔都从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海南各地,汇集古流坡,对乃文公斟酒跪而拜之。他的后裔,并不为他曾是个乞丐而羞愧,更为他追求心中信仰而甘当乞丐的殉道精神所感动而肃然敬之。

  又记:这篇文章记述的乞丐墓,是一座有传奇色彩的坟墓。墓中的人物是个有相当身份的进士,却又是个乞丐,这就具有传奇性。以其进士的社会地位,墓中的人物,应是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。而且,墓中的人物杨乃文,是全岛杨氏的渡琼始祖,是一位朝廷的谪官,墓地存在至今636年,可说是个极有历史研究价值的一座古墓。是个保存得极为完好的人文景观。笔者建议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,把这座坟墓作为历史文物加以保护。而坟墓在亚洲论坛所在地的博鳌,也可作为旅游资源加以开发。

 

Comments